“集五福”引紅包大戰爭議“需警惕背後法律問題”
發布時間:2016/2/4 13:35:21

 ■ 支付寶“集五福”分2.15億元活動引爆社交平台

  ■ 多家知名網企春節推數十億元“紅包、福袋”爭用戶

  ■ 專家:需出台相關法律稅收細則

“集五福”引紅包大戰爭議“需警惕背後法律問題”

  “動動手指就能當上白富美”、“不用奮鬥也能走上人生巔峰”,支付寶推出的集五福分2.15億元現金的活動,卻被網友用誇張的宣傳口號轉發,迅速引爆微信圈等其他社交平台,而作為直接競爭對手的微信隨即在朋友圈將相關信息予以屏蔽。

  顯然,支付寶推出的集五福活動以及微信做出的屏蔽回應昭示著春節期間的“紅包大戰”將多麽瘋狂。

  來自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的監測信息顯示,支付寶用2.69億元人民幣的天價拿下了2016年央視猴年春晚的獨家冠名,並於1月28日正式上線支付寶春晚紅包玩法“福卡”,預計在整個央視春晚期間會發出7億元紅包;騰訊不甘落後,將拿出除夕前後10天的所有朋友圈廣告收入,以現金形式用來發紅包,比原定的5天延長了一倍;QQ紅包也準備了超過2億元現金的紅包雨;百度錢包從1月28日開始到2月22日(正月十五)期間將發放總價值為60億元的 “福袋”;而2016微博“讓紅包飛”則是猴年春節期間時間最長的紅包活動,微博紅包從2015年12月30日一直“飛”到2016年2月16日。

  微信紅包翻去年除夕10倍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今年春節的“紅包大戰”,那就是“加碼”。

  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監測數據顯示,2015年除夕當天,微信紅包收發總量達10.1億次,是2014年的200倍,QQ紅包收發總量 6.37億個,搶紅包人數為1.54億;支付寶紅包收發總量達2.4億個,總金額達到40億元。而在2016年1月1日跨年這一天,微信紅包收發總量達到 23.1億次,跨年夜微信紅包的峰值出現在00時05分,這一分鍾裏有240萬個紅包被發出、620萬個紅包被拆開。其中,2015年12月31日全天紅包支付筆數中,北京市以超1982.9萬次位居第一,深圳、廣州分別以近1621.2萬次、近1449.3萬次緊隨其後。

  而與今年春節即將上演的“紅包大戰”相比,這些數字又將被踩在腳下成為過去時。據騰訊方麵透露,微信紅包在今年春節收發次數將達到上百億次,是去年除夕10.1億次的10倍,也是今年元旦跨年23.1億次的近4倍。為了打贏春節的紅包大戰,將近2/3的騰訊公司員工在春節期間要加班;而1月26 日微信意外地發起朋友圈發紅包看照片、搖一搖紅包的活動,後來經騰訊內部人士證實,這其實是該公司在為春節紅包活動預演而設置的壓力測試。

  紅包法律問題不容忽視

  在所有人樂此不疲地加入搶紅包隊伍的同時,紅包所帶來的法律問題也值得引起相關部門的重視,比如今年1月16日微信推出的紅包朦朧照,雖然騰訊方麵說隻是希望用戶升級到最新版本為春節搶紅包活動作預熱,但卻引發了法律界對網絡傳播淫穢物品的吐槽和擔憂。

  浙江騰智律師事務所互聯網電商部副主任麻策律師就認為,紅包大戰的目的是為獲取用戶,在此情況下,商戶應當根據法律規定明確個人信息收集的方式、用途,征得用戶的確認並嚴格保密,否則可能觸犯刑律。還有在一些“紅包雨”中,有些商家是以積分、抵扣券的形式進行發放,在此情況下商家應當標明各類 “券”、“積分”的使用條件、方法和期限,不能認為這是對消費者的單方讓利而隨意變更。不能為了一味迎合消費者對紅包玩法的獵奇衝動而衝破法律的紅線,例如以紅包發放的方式搭售商品或者附加其他不合理的條件、抽獎式紅包超過5000元等。

  作為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的遼寧亞太律師事務所董毅智律師也提醒用戶,紅包大戰雖然為新年帶來了新鮮和刺激,也有很高的娛樂性和遊戲性,但其背後引發的法律問題也是多種多樣,主要涉及移動支付領域的安全隱患問題,網絡紅包在資金轉移中是否征稅、起征點如何確定等稅收問題,紅包沉澱資金及利息的歸屬問題。還需引起重視的一點是,在網絡紅包的手氣紅包形式中,手氣最佳者特定金額接龍、手氣最佳者特定倍數接龍等,甚至已演變為一種變相賭博或網絡賭博,涉及刑事犯罪問題,參與者一定要謹慎,也期待相關部門能對網絡運營商、紅包收發人、金額限製、監管責任等進行詳細的界定,盡早出台法律法規,解決一係列的安全隱患,使紅包大戰能合法有序地進行。